独家|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谈“信条”:时空旅行

“诺兰导演有一部新电影!”即使在疫情爆发期间,这一消息也吸引了全世界的大量关注。

电影《信条》中的场景。图|纽约时报

作为佳作频出的全球顶级导演,诺兰的最新力作《信条》自上映以来,无论是让对话有些暧昧的混音效果,还是属于诺兰的精美剧情设置,都掀起了热议狂潮。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会有人引导你进行讨论。

诺兰在豆瓣上的命中分数。Figure|豆瓣

那么,

电影的基本设定--颠倒物体或人的熵,让TA可以穿越时间--有没有理论上的支持呢?我们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进行时间旅行吗?全球顶级科学家论坛(WLF)特邀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、《生活大爆炸》客串明星乔治·斯穆特三世(George Fitzgerald Smoot III)独家解析诺兰的新作。

斯穆特也曾出现在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中,编剧曾用谢尔顿表达过斯穆特的赞誉之词:“斯穆特对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黑体和各向异性的研究,加强了我们对宇宙起源的理解。图|电视导视

《熵逆转是可能的》

现在,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过去的物理知识。在物理学中,有一个非常基本的定律:在一个孤立的系统中,如果没有外力做功,它的总熵将继续增加。

熵是衡量秩序或信息水平的标准。粒子越无序,其熵就越高。

独家|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谈《信条》:时间旅行并非不行能

熵衡量的是一个国家的混乱程度。图|中等

在液体、固体和气体中,气体的熵最高,其次是液体,最后是固体。

固体、液体和气体中熵的比较。图|德克萨斯AM大学

用你的厨房做类比。你的冰块在你的饮料中融化,糖酸牛排中的糖和盐也在不断融化。这都是一个熵增加的过程。

平均而言,事情变得越来越无序。这就是我们变老的原因--我们的身体慢慢变得越来越杂乱无章。

新闻热点 2020-10-17 144